第十三章 大結局(1 / 1)

和妖怪戀愛的日子 小EGG 17674 字 6個月前

舉報本章錯誤( 無需登錄 )

她說:父皇,我愛他!

然而,天帝不管她如何哀求,卻無動於衷。而且,天帝下了最後通喋,隻給她兩個選擇,一是她下魔界封印不敵,二是將派青侖上神前往,將不敵挫骨揚灰,魂飛魄散。

於是,她硬著頭皮下魔界將不敵封印,她私心的將封印設了期限。於是,有了五萬年後的再次相見,隻是,她沒有預料到會出現一個微生琉夜,沒有想到自己會愛上他,更沒有想到五萬年後的不敵會比之前更殘忍無情。

如今麵對這樣的他,蘇曉隻能硬著聲音說:“你明知道我們是不可能的,又何必如此執著呢?早早回頭吧,隻要你改邪改正,我還當你是我的弟子。”

魔君苦笑了一聲,喃喃說:“亦止,回不去了,如果我不在百日之內得到火狐之血,那我真的就會煙消雲散,為了能逃出無垠之境,我用魔之軀擊破了封印,我回不了頭……”

擊破封印?她不是設了自動消失的印記嗎?難道……是天帝識破了她的小技倆,又從新加固了?

八角銅鏡的光芒越來越大,魔君不敵的抵抗變為垂死掙紮。

“亦止,我不想再待在無垠之境了,在那裡,我每日每夜都不停的想你,卻隻能麵對無邊無際的荒蕪,亦止,永彆了……”魔君似囈語般地說完,忽然魔氣大增,這對他來說,是自取滅亡,八角銅鏡又叫八角弑魔鏡,遇強則強,隻要魔不與之硬對,八角銅鏡隻會將魔封印,然而,隻要魔氣大增,必殺之。

“不,不敵……你瘋了……”蘇曉被這變故嚇怔了,待見到慢慢消失的黑氣,她的眼淚流了下來,她喊聲道:“寧不敵,你是個笨蛋……你這個傻瓜……為什麼要這樣做?”她知道現在的自己對魔君沒有一絲一毫的愛,但是,一想起幾萬年前,曾有過那樣一個男子,不計後果的跟在她的身後,用仰慕的眼神看著她,為她帶來不少的歡聲笑語。那時候的她,為了他,不敢愛。現在的她,有了夜,不能愛。他們之間終究是錯過了。然而,就算封印也好,她真的不想他消失,不留一絲氣消的消失。從此,五界不會有他的影子,雖然,他曾為了自己的執念而殺人。

黑氣終於被八角銅鏡的光滅得一乾二淨。待洞內再無一絲魔的氣息時,銅鏡才消停了下來,穩穩的落入了蘇曉的手裡,同時一起掉下來的,還有一條粉紅的長絲帶。她看著這條闊彆了六萬年的絲帶,緊緊的抓著,開始放聲痛哭起來,在神界的每一天,不,應該說不敵在神界的每一天,他總會幫她梳頭,每每總喜歡給她長長的黑發綁上一條粉紅的絲帶,沒想到,他竟會帶在身上五萬年。

“她哭了……你不過去嗎?”末夜看著陰沉著一張臉的琉夜,拍了拍他的肩說:“她需要你!”

琉夜看了痛哭的蘇曉許久,才慢慢的走近她的身邊,輕輕的將她攬入懷中。

蘇曉將頭顱壓在他的胸膛,拚命壓抑自己的哭聲,她聲線不穩的說:“夜,亦止愛過他的,隻是他不知道而已,他們錯過了彼此!”

“彆哭了,傻丫頭……”還好,她說的是亦止愛過魔君,而不是蘇曉。微生琉夜撫了撫蘇曉的發絲,安慰的想。

這時,山洞開始搖晃起來,琉夜忙拉著蘇曉,跟著末夜快步跑出了地獄之淵。

三人剛跑出來,天際便出現一片金光普照,使他們微微的怔了怔,停止了腳步,不約而同的盯著天際瞧。

“上神亦止殺魔有功,現召回神界歸位。”天際一道雄厚的聲音傳來,一道銀光籠在了蘇曉的身上,隻見的的麵容開始變化,原本清秀可人的臉蛋變得更細彆致漂亮。頭發變得又能長又黑,直直的披在肩上,身上的衣服由原本的現代少女裙變成帶有古典風格的白色輕紗,如亦披風。她的瞳孔由原來的淺黑,變成了湛藍。

上神亦止有著一雙如大海般尉藍的眼眸,看人時讓人如沐春風。

琉夜呆呆的看著身邊的女孩變化,心頭一陣慌張,他的曉不見了,他的曉要離開他了嗎?他猛地伸手想要拉扯住眼前的女子,卻被她的杏止冷漠的一掃,滿腔的熱血瞬間化為虛無。

“曉,你還是曉嗎?”琉夜的語氣中帶著不確定,眼前的女子太冷淡了,仿佛所有的事情在她的心裡都不會留下痕跡。

上夜亦止拂開了他的手,淡淡的說:“我是亦止,放手!”

琉夜不由自主的放開了手,眼裡有種叫痛不欲生的東西,他說:“我是夜,是你的夜,你叫我怎能輕易放手?”

夜?亦止呆了呆,腦海裡似有什麼閃過,過了一會,她才不確定的叫了一聲:“夜,微生琉夜?”

還記得吧?就算她變成了亦止,她還記得他是誰,這就夠了!

琉夜狂喜的點點頭,\t剛想要說什麼,亦止的身體卻似被拉扯住一樣,不住的向天際飄去,逼迫得他不得不鬆開了手。

亦止看著琉夜,拚命搖著頭,眼神裡帶著痛苦不願,這一刻,蘇曉的樣子在她身上重疊,她流著淚,吵啞著聲音狂喊:“夜,不要放手,我不要離開你……”

可是,無論她怎樣叫喊,她的身體離琉夜越來越遠,越來越遠。

“曉……”琉夜狂吼了一聲,就要使用術法追上去,卻被末夜在身後拉了一把說:“哥,她在飛往神界,彆說你現在受了傷,就是沒受傷時,你也上不去的啊!”他們妖最高掌權者隻能在天界的仙門出入自如,那九重天之巔上的神界,他們是無法入內的。隻是是妖踏入神界之門,必死無疑。

琉夜痛苦的蹲下來,雙手死命的抓著自己的頭發說:“末夜,此刻我才發現自己原來是如此的無能,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心愛的女孩離開……”

“哥,會有辦法的,我們先回人界,跟鏡月和雪會合,我們從長計議。”末夜安慰的拍了拍琉夜的背,隻是,曉還能不能回來人界,一切隻能看天意了。

琉夜盯著天際看了許久,才一臉沉靜的向著人界而去,曉,等著我,我們會在一起的,就算是神,也無法阻止我愛你的心。

蘇曉走了,從這個人世間消失得毫無聲息,仿似她這個人從來都沒來過一般,唯一能證明她存在的隻有那間蘇家公寓,琉夜整天呆在屋裡,聞著還殘留著的氣息,不斷的思念,他的曉,現在過得怎麼樣了呢?

“末夜,怎麼辦?大人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!他會不會得相思病啊?”銀雪看著躺在蘇曉的床上,似是熟睡的微生琉夜說。

末夜無奈的搖了搖頭說:“這個世界沒有相思藥可賣啊!”自那天回來,幾個妖界商量了許久,都無法得出如何入神界的方法。

“我看乾脆給他找些女人過來,或許他就能把那臭蘇曉忘記!”鏡月自得知蘇曉拋下琉夜回了神界後,對蘇曉多了許多不滿。

銀雪白了鏡月一眼,凶巴巴的說:“羽鏡月,彆把你那一套用在我們微生大人身上,你以為他像你一樣嗎?天生的種馬!哼!”

自那日遭到鏡月的拒絕後,銀雪調整了心態,就算他不愛自己,也不能犯賤的自尋煩惱,何不讓自己過得快樂一些?

鏡月嘴巴動了幾下,終究沒有出聲反駁,隻是掃了銀雪一眼,走出了大廳。

“這個還給你!”銀雪伸出手,將一個小巧的布熊仔遞到鏡月麵前說,“小的時候,我以為它會是我的全部,現在想想,它從來都不曾屬於我!”

得不到的隻能放手,她是銀雪,冷酷的銀雪,她不想讓自己變得可憐。

鏡月將視線落在那小布熊上,良久才說:“這種垃圾你還留著嗎?真好笑,丟掉吧!”說完,向前一步一步的走去。

銀牙自嘲的笑了一聲,揚起手,用力向前一丟,便轉身,頭也不回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間。小布熊跌落在地上,沿著地麵滾了幾圈,最後,以一個絕美的姿態滑到鏡月的腳邊。

鏡月側過頭,視線凝在小布熊上久久回不了神,這曾經是他唯一帶在身上的物件,被親人拋棄的他,身上隻帶著一隻小布熊,在他無助的時候,他會拿出來跟它對話,跟它談心。後來,夜收留了他,在進入夜是城堡時,他看見了偷偷摸摸躲在門口那顆櫻花樹旁的銀雪,她一身的破布爛衣,神情孤屈的看著他們一行人,對著他露出豔羨的表情。

當時的他並沒有過多的留意到她,隻是有一天,他一個人出了城堡,在外麵的空地玩耍,他又看見了她,隻見她用脆生生的語氣介紹自己說:我叫銀雪,我們可以做朋友嗎?於是,兩個同樣孤獨的小孩成為了朋友。其實,那時的他隻是把她當成寂寞時可以消繾的玩具。卻在某一天,看到細小的她被一大群妖怪欺負時幫了她,為了讓她止哭,他把貼身帶著的小布熊送給了她,並跟她說:你要好好的練法術,做族長的人,妖怪們就不會欺負你。隻要堅持了,就會有未來。

於是,那個女孩開始了艱苦的修煉生涯,真的很艱苦,由於她的資質比彆的妖怪低,天生不是練功的料,而她卻一次一次的挺了過來,有時候,看到她偷偷躲在暗處哭,他會心生自責,其實,那時的他隻是想讓她來保護夜的安全,因為,他想信性子倔強的她是最合適的人選,於是,使用權力召喚幾個妖怪去作戲欺負她,從頭至尾,他羽鏡月都隻是在利用她而已。

“愚蠢……”鏡月說完,拾起小布熊,走出了蘇家,從什麼時候開始,他的心竟對她有了愧疚?他竟開始無法麵對她?

“你說,這兩個人是不是有什麼?”藍果一聲不響的靠近末夜的身邊,小聲的說。

正在注視著走遠的鏡月,一臉沉思的末夜,被這聲音嚇了一跳,待看到是藍果後,不由皺了皺眉問:“你怎麼還沒有回去?”

“曉還沒有回來啊,我怎麼能回去?”藍果的語氣裡有著擔心,雖然末夜一再保證她沒事,卻又不說發生了什麼事。

“她暫時不會回來,你先回家吧!”末夜走到大廳的沙發上坐下,攤開一張報紙,不再理會藍果。

“我才不要回去呢!末夜,你這是要趕我走嗎?”藍果說完,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看著他。

末夜無語了,他從鼻孔裡哼了一聲說:“隨便你!”

藍果一手拿下他的報紙說:“我們去約會吧?”

此話一出,末夜差點由沙發上摔下來,他瞪著一雙漂亮的大眼睛看著藍果,令某花癡女差點忍不住流出口水來,她夢囈般的說:“末夜,你真俊……”

說完,竟湊向前,將自己的唇貼上了他的,軟軟的,有些微涼,原來,這就是末夜的唇,讓她留連望返的唇。

末夜怔住了,好半響才回過神來,待發現這個偷襲的女子想要離開時,他一把按住了她的頭顱,狠狠的,深深的吻了下去。

“竟然惹上了,就不準輕易退縮。”末夜的聲音魅惑而充滿磁性,說完,不再理會有點發怔的女孩,開始在她的唇上製造點點火花,讓她欲罷不能。

這個吻似有一個世紀那麼久,以至於結束後藍果仍覺得自己嚴重缺氧,頭腦發懵。她傻傻的看著末夜,一個人羞紅了臉在傻笑,這是她的初吻,她真的沒有想到,這次的偷襲會成功,她以為末夜就算不推開她,也不會有所回應的。

“怎麼?把你吻傻了?”末夜聲音低低沉沉,異常溫柔的看著藍果,他這才發現這女孩還真可愛。

“呃,沒……沒有……”藍果沒見過這麼溫柔的末夜,說話竟口吃起來,她吸了一口氣後,才笑著說:“我們去約會吧!”

“約會?是不是就像琉夜跟曉那樣去看電影?”末夜一臉不恥下問的看著藍果。

藍果打了一個響指說:“賓果,答對了,不過,今天我們不去看電影,我們去遊樂場玩,走吧!”

說完,拉著末夜站起來。

“可是,琉夜還需要有人看住,我怕他會做傻事!”末夜擔心的看了看仍睡在曉的房裡當死魚的琉夜。

藍果不在意的說:“不怕不怕啦,我們就去一會,還有銀雪不是在嗎?銀雪一定會看好他的。”再說,琉夜是妖怪頭頭,法術肯定很曆害,應該沒有什麼事能難得倒他。

末夜還想說什麼,卻被藍果不由分說的拉出了門。

整個蘇家靜悄悄的,銀雪躺在床上,為自己那段沒有結果的執著而傷神,她絲毫不知道另一個房裡的某個妖怪頭頭正在計劃瘋狂的事。

琉夜睜開雙眼,淺紫的瞳孔裡有著不計後果。他的曉,無論如何他都要去救,隻是,此一去凶多吉少,他不能拖累同夥們,所以,他隻能悄悄的走。

他利索的站起來,冷峻著臉沉思了許久,才揚起手,在空氣中畫了一個圈,隻見四周似被一種結界包圍住,他又揚起手,在枕頭上一點,一個酷似他的人正閉著眼睛在眼覺。如此,月他們就不會發現他不在吧?他又向大廳望了望,才一臉堅決的由窗戶飛了出去,向著天界而去。

銀雪忽然彈跳了起來,她怎麼會有一種不好的感覺?她慌亂的跑到蘇曉的房間,待看到琉夜那熟睡的身影,這才放下了吊在半空的心,如果微生大人真的前往神界,那她就算是會粉身碎骨也要跟隨。

琉夜也不繞彎路,直直的向著南天門直走,守在南天門的天兵天將看到微生琉夜,都點頭示好,微生琉夜照常例掏出腰裡的狐紋通行牌,遞給了天兵,那綠眼天兵隨意看了看,又將它還好給微生琉夜,他好奇的問:“族長這次前往天界是有什麼要事要辦嗎?”

琉生微夜點點頭,也不多說,直接跨進了南天門。

妖界自魔道被封印後,直接歸順了天界,由天界裡的下層,仙門來管,他的族長身份讓他在天界來去自如,卻不能進入天界裡的最高處,仙門有上仙下仙之分,而微生琉夜在天界的身份等接近於上仙,卻又比仙門之尊地位要低。

琉夜遊走天界,不少下仙看到他,都紛紛過去打招呼。而他隻是冷著一張臉,對那些下仙們視若無睹,徑直前往神界之門。

“哎,你啊,你這是要去哪裡?”一道女聲傳來,琉夜被攔住了去路,隻風一個執著上仙法器的女子一臉不奈的看著他說:“再往前就是神界了,你不能過去,想找死到彆處去,彆害我受罰!”

原來她是負責看守神界之門的上仙玉滴仙子。

琉夜冷靜的看著她說:“我是受天帝之令前往神界的,望仙子通融!”說完,由胸前的衣襟處掏出一張類似通行證的紙。

那玉滴仙子湊近前,想要看清楚上麵的內容,卻絲毫沒有注意到琉夜的暗招,隻見琉夜趁她靠近時,手指向她穴門一點,玉滴隻能呆呆的站在原處,不能動彈,也不能說話。

琉夜看見玉滴仙子一臉怒容,說了聲“得罪了”便一拂衣袖,仙子被困在了一處隱蔽的花叢裡。

微生琉夜看到近在眼前的神界之門,他知道,此一去可能會一去不複返,可是,讓他眼睜睜接受蘇曉離開的實事,他辦不到,他要找到那天帝,讓他把他的曉交出來。

琉夜毫不猶豫的跨了進去,一陣涼風吹來,把他的衣襟高高拂起,似凝起少許的蒼涼。

“止步吧,這不是你妖該來的地方。”一道渾厚的聲音由前方傳來,琉夜感到自己的身體不受控製的向後退。

琉夜咬著牙,迎著阻力前進,他邊運內力抵抗,邊說:“我隻要我的曉,這鬼屁神界,本族長才不稀罕來!”

“微生琉夜,你何必如此執著?你們是兩個世界的人,快走吧,回去做你的妖界之主,要不然,彆怪本尊不留情麵。”那聲音裡的冷酷無情比冰還要刺骨。

“把她交出來,我走,要不然,我遇神殺神!”琉夜奮力消掉身上的阻力,一個箭步向前衝去。

“哈哈,好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妖……”聲音的主人現出身形,一個揮掌向著琉夜擊來,琉夜忙側身躲閃,卻仍被對方的掌風掃到。他暗暗自忖:這尊者好曆害,隻是不知他是哪個上神。

待得他站定,才看清了眼前人之貌,隻見他一身金色華服,頭帶帝王之冠,跳動的水晶簾差點晃花了他的眼,竟看不清眼前人的麵目。

但他知道,這就是天界之主,掌權五界的神——天帝。

他緩緩的單膝跪在地上,不卑不吭的說:“妖界族長微生琉夜見過天帝。”

“微生琉夜,你擅闖神界,可知罪?”天帝的聲音不怒而威。

“回天帝,本族長隻是來找回自己心愛的女人,還請天帝開恩成全。”琉夜的聲音帶了一絲懇求,無論怎樣,這是曉的父親。

天帝怒目一瞪,肅聲道:“放肆,你可知神妖不得相戀?這神界何來你的女人?速速出去!”說完,闊袖一揮,將琉夜逼退五丈外。

琉夜咬了咬牙,不怕死的又向前衝來,向天帝出招。天帝雖麵無表情,但眼神卻露出了少許讚賞,這小子膽子不小,看起來也比那寧不敵順眼多了,隻是,想要做他的女婿,還需要多加磨煉啊!他不由想起了幾日前,與女兒的一翻對話。

剛回歸神位的亦止跪倒在他麵前,久久的叩頭不肯起來,以至於他心生不忍,用術法控了她的動作問:“為何事要如此?”

“父皇,止愛上了一個妖怪,止不能再留在天界,請父皇罰止下凡吧!”亦止抬頭,目帶乞求的看著天帝。

天帝一聽,怒了說:“你可知自己在說什麼?神妖不能相變,這是不變的天規,現在你是想要作反嗎?”

“父親,請你成全止,就算要削了我的神職,從天界除名也可以,隻要父親能讓我跟他在一起,”亦止解了天帝的術法,又開始不停的叩頭,她的額頭染開了一朵紅色的血花。

天帝閉了閉目,心裡悲痛不已,他隻有這麼一個女兒,實在不忍對她過多責罰,且經過這五百年的分離,很多事情他都看開了,他常常怪自己當初不敢網開一麵放過不敵,才會令自己的女兒抽離元神,墜落凡間。如令,他又怎能眼睜睜的看著她重滔複轍呢?

亦止在他麵前跪了一次又一次,他終究沒有答應,他要看看那個妖怪對自己的女兒是否真心,他想要考驗他。

就當這是做父親的唯一能為女兒做的事。

微生琉夜的攻擊已近在眼前,天帝呆在原地不動,隻看了他一眼,他便停在了半空動彈不得,天帝伸出手,將一顆仙丸送入他的口中,一字一字的說:“這是仙界的忘情丹,吃了它,你就會忘記關於亦止的種種,走吧!”說完,手一揮,琉夜就像個斷了線的風箏,向前凡間跌落。

微生琉夜不敢置信的瞪大了雙眼,心慌不已,不,他不能忘記曉,天帝怎麼如此狠心,將他僅有的記憶給抽離?

“曉……”微生琉夜狂嘯一聲,響徹整個天界,他死命掙紮,卻掙不開身上的困綁,隻能不斷的跌落,不斷跌落……

天帝看著消失的琉夜,微微出了神,小子,隻要你還能記起她,那麼,你們的事,本尊不再管。

亦止正無聊的坐在宮殿的花房裡看花,忽然心緒不寧起來,她似乎聽到了夜的聲音,夜來找她了嗎?可千萬彆出事啊!

“你可以走了,到凡間去……”天帝的聲音平靜無比。

亦止驚喜的看著他,不相信的跑到他身邊,拉了拉他的衣角問:“真的嗎?我真的可以下凡間,去過我自己的生活?”

天帝點了點頭,滿眼慈愛的看著她說:“你的神職仍在,隻要什麼時候想回來了,都可以。至於天劫,父親會幫你受了!”

亦止這才想到,如犯天規,會被天劫所罰,她一眼淚水的看著自己的父親說:“父皇,對不起……女兒不孝……”

說完,上前緊緊的抱住了天帝,分彆了五萬年,剛重逢卻又要彆離,亦止的心裡止不住的難過起來。可是,為了夜,她隻能選擇離開。

天帝慈愛的拍了拍亦止的肩,放開她,笑著向她點了點頭。

亦止猛的轉身,頭也不回的向跑出了宮殿,她不敢回頭,怕回望一眼,就會不忍離開,撇開天帝的身份不說,他也隻是個老人而已,她實不不敢看他那不舍的目光,那樣會讓自己崩潰。

銀雪被蘇曉房裡的響聲吵醒過來,她起身過去一看,隻見琉夜正一身狼狽的倒在地上,一臉困惑的看著銀雪。

“雪,我怎麼會在這裡?”琉夜不解的問。

銀雪以為他是睡糊塗了,取笑說:“你一回來就躺在曉的房間啊,還好意思問我呢!”

曉是誰?他拚命的回想,卻想不起來,他隻知道好像是為了什麼事情來到人界,卻忘了是什麼事,頭開始痛,他隻能不再去想,由地上站起來問:“月和末夜呢?”

“他們都出去了,大人是有什麼事吩咐嗎?要不屬下去找他們回來。”銀雪想,也許是為了曉的事。

“也沒有什麼,你回房去吧!”琉夜摸了摸腦袋,好像有什麼事他不記得了一樣。

銀雪看了琉夜一眼,心想,大人怎麼有點不對勁呢,可具體哪不對勁,她又說不上來,隻好悶頭頭回房去了。

琉夜坐在床上,一夜無法入睡,總覺得生命中好似少了什麼東西,卻又無法想起,這讓他變得情緒煩燥。

生活仿似又回到了正軌,每天,他照常到學校上課,雖然他不明白自己為何會到這所學校任教,不過看到末夜不停勸說的份上,他隻能整裝回歸。每每步入校園,他都會不由自主的想要尋找,卻不知自己要找什麼。

這天下課後,他照常走路回家,也不知為什麼,明明自己有法術的,這一段路程總是想要用腳一步一步走回去。

末夜自從跟藍果拍拖後,就不再跟著琉夜一起回家,這兩個家夥總是找理由獨處,琉夜不明白眼光挑剔的末夜怎麼會看上青澀的藍果,也許是藍果身上的氣質跟她一樣吧,她?她是誰?琉夜被自己腦海裡的問題問呆了,卻又想不起那個她是誰。

“夜,我回來了!”一道女聲高揚的響起,聲音裡帶著喜悅,她向著琉跑來,一頭紮入了他的懷抱,“我好想你!”

琉夜的心一陣狂跳,腦的轟的一聲炸響,他愣了一下才推開女孩,端看了她許久才問:“你是誰?我們認識嗎?”

蘇曉怔在原地,這是怎麼回事?她還特意變回以前的樣子出現在他麵前的啊,夜不認識她了嗎?隻是如此想著,她的心便開始疼痛。

“啊,曉,你回來啦!”藍果遠遠看到蘇曉的身影。丟下末夜,飛快的向她跑來,緊緊的抱住了她。

“呃,藍果……”蘇曉回抱了一下藍果,拍了拍她的背說:“你還好吧?”

“不好不好,誰準你一聲不響的就離開這麼久的?害得我擔心害怕!”藍果放開她,語氣中帶了一絲責怪。

“對不起,果啊,彆生氣哈!”蘇曉陪著笑臉說完,看到緩緩而來的末夜,向他點了點頭。

末夜看了蘇曉許久才說:“終於你還是說服了天帝?”

“我走的時候,他很不舍,但是,我必需要回來,不是嗎?”蘇曉笑笑的說,聲音帶著憂傷。

末夜走過去,輕撫了撫她的頭說:“歡迎回家,我們的蘇曉小姐!”

琉夜看著這一幕,心裡似有些不是滋味,為什麼他們能如此親蜜?這女孩是誰?

“哎,你你你那是什麼表情啊?你不是曉的男朋友嗎?她回來了你怎麼不理不睬的?”藍果不瞞的盯著琉夜,這家夥,才難過了一天,這幾天又回悔了精神,還提都不提蘇曉的名字,這樣的家夥,肯定是變心了!

“男朋友?你說我們倆?”琉夜不相信的笑了笑說:“小姑娘,彆開玩笑了,本大人不會跟人類女子有關係的。”

蘇曉一聽,心都慌了,她一把抓住琉夜的手臂問:“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?是不是我父皇對你做了什麼?夜,我是曉啊,愛你的曉!”

琉夜的腦海裡一時亂成一片,像有無數的聲音在哭訴:我是曉,我是曉……他的頭開始痛,他抱著著低吟了一聲,皺著眉怒吼道:“彆說了……”

他逃一般的跑走了。

末夜看著琉夜跑遠的身影,沉思了一會才說:“哥肯定出事了,難怪這陣子他從來沒有說起過你,我想,他曾偷偷上過天界。”

蘇曉想起那天自己的心慌,她想一定是琉夜找過她,而被天帝用法術給他消除了記憶。

“那現在怎麼辦?夜他一點都記不起我!”蘇曉六神無主的看著末夜和藍果。

藍果總算明白是怎麼回事了,她拍了拍蘇曉的肩說:“相信自己,隻要你們真心相愛,那無論怎樣,他總會記起你的。”

蘇曉也隻能無奈的點點頭,跟著兩人回到了蘇家,卻發現銀雪跟鏡月也不在。

“說吧,找我有什麼事?”鏡月定定的看著銀雪,輕搖著酒杯,不奈的說著,這女孩竟跟著他到了荒涼彆墅,有什麼是情是那麼重要的嗎?

“我隻是奉了大人的命令來找你,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,你是要跟我回去複命嗎?”銀雪冷淡的說完,看都不看他一眼。

鏡月看著這個故意對他冷漠的女子,不禁起了戲謔之心,他猛的灌完最後一杯酒,移到銀雪的身邊,居高臨下的看著她,待看到她眼裡的那抹不自然,才滿意的開口說:“你確定不是自己想見我而跟來找我嗎?”

銀雪的心一突,她確實私心的想要知道他在乾什麼,然微生大人隻是隨意的問了一聲,鏡月在忙什麼,她便迫不及待的想要來見他,是不是她的骨子裡也存在著一絲犯賤心理?

鏡月見銀雪不說話,更加放肆,不知為何,今天他想狠狠的抱抱這個女子,想知道,她會有何反應,是會狠下心來打他,還是順從的被他為所欲為,也許。這都是因為喝了酒吧,此刻他隻想放縱,不管麵前的人是誰,他隻想得到撫慰。

他輕柔的撫上了銀雪的麵容,用拇指刮弄著她豐厚滋潤的雙唇,待看到她一臉的不知所措時,他扯出一抹輕笑,低頭貼上了她的紅唇,輕吮,廝磨。

銀雪瞪大了眸,不敢置信的看著他,為這突來的吻而心亂起來,她知道這個男人不是真心的,他隻是想看自己手腳無措而爾。想到這裡,她反被動為主動。伸出丁香小舌,狠狠的侵入他的口裡,輕輕的勾引他的,挑逗起他的情欲。

“該死的……”鏡月低咒了一聲,推開了銀雪,怎麼可能如此輕易就被她挑起了欲火?

銀雪冷不防被推開,後退了好幾步才沒有摔倒在地上,她氣息不穩的掃了雙眼冒著紅光的鏡月,竟手腳顫抖起來,一股氣流沿著小腹處流去,她不由漲紅了一張臉,好陌生的感覺啊,她竟突然間好想抱住他。

她突然轉身想要逃,她知道再待下去肯定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,雖然,稚子的她還不懂那是什麼。

卻不想,被身後的鏡月緊緊的抱住了,她掙了掙,卻無法掙開力氣比她大的鏡月,此刻的她竟忘了用法術。

“點了火就想逃嗎?”鏡月沙啞著聲音說完,低下頭輕咬起她的脖子,在她身上種上火紅的草莓。

銀雪渾身一陣麻,她的臉紅得像要滴出血來,額上冒起點點汗珠,她覺得自己快要被燃燒了,鏡月的身上怎麼會這麼熱?

“你你你是不是是不舒服?”銀雪緊張的出聲,卻發現自己的聲音裡透著一股妖媚,不由輕咬了下嘴唇,不敢再說話。

“雪是不是想讓我舒服?”鏡月的聲音裡帶著挑逗,在她的耳邊輕喃。

銀雪點了點頭,卻又不知所措的搖了搖頭,她此刻覺得好無助。

鏡月邪邪一笑,猛的一把撕破了她的衣衫,抱起了她向床上走去。銀雪緊緊的攬住他的脖子,曾經她說過不要成為他眾多女人中的一個,卻不曾想,沒隔多久,自己就犯賤的上了他的床。

銀雪忽然笑了,好吧,就算隻能擁有你一夜,我銀雪也無悔了。

如此想著,她放軟了身體,任由鏡月擺布,隻是,當劇痛傳來時,她的淚水不由自主的滑落下來,她知道,從這一刻開始,她的愛情將變得破敗不堪。

她知道鏡月喝醉了,等他清醒後,他會毫不猶豫的取笑她,讓她變得可笑,變得難堪。

所以,待一切結束後,銀雪沉著一張臉,看了一眼熟睡的男人,默默的穿好一切,轉身走出了彆墅。

鏡月其實並沒有睡,待銀雪走後,他才緩緩的睜開了雙眼,眼神迷離的看著她遠去,心情卻變得異常沉重,今後該怎樣麵對銀雪?

琉夜接近十二點才回到蘇家,此時大家都不在,隻有蘇曉坐在沙發上打噸等著他歸來。

琉夜走近她麵前,蹲在地上細細的看著她的眉眼,手竟不由自主的向她的臉撫去,待他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什麼時,蘇曉已醒過來。

琉夜忙抽回自己的手,不自然的說:“剛有蚊子,我給你趕走。”

蘇曉察覺他的不自在,便對他露出一個笑臉說:“謝謝夜!”

琉夜站起身,看了看四周才問:“月他們呢?”

“月跟銀雪都不在,末夜和藍果剛出去了,還沒有回來。”蘇曉如是說,末夜那兩個家夥,一拍起拖來還真瘋狂。

隻是銀雪,她到哪裡去了呢?

門外醒起轉動手把的響聲,不一會,鏡月走了進來。

“呃,曉,你終於回來了?天界好玩嗎?”鏡月沒心沒肺的問。

“好玩的很,隻是,銀雪呢?你把她收到哪裡去了?”蘇曉沒好氣的說著,這鏡月跟銀雪之間肯定有什麼。

鏡月怔了一下,才問:“她還沒回來嗎?”

琉夜看了看蘇曉,蘇曉一個勁的搖頭說:“我一晚上都坐在沙發上等夜,沒看到雪回來,還以為她跟你在一起呢!”

本來是在一起的……可她不是先走了嗎?

鏡月低頭想了想說:“我出去一下。”

說完,像一陣風一樣走了出去。

蘇曉看他來去匆匆的樣子,不由擔心起銀雪來。

“放心吧,雪不會有事的!”琉夜看出了她的擔心,不禁出聲安慰。

蘇曉看著琉夜,點了點頭,心裡一陣寬慰,看吧,這就是她的夜,就算沒了她的記憶,一樣懂得她的心思。

“你真的忘了我嗎?”蘇曉看著他的眼睛問。

“真的忘了,雖然,我對你是很熟悉,可是,我卻想不起,我們曾經有何交集。”琉夜坐下來,認真的說:“我真的不記得你。”

蘇曉的心裡一陣難過,為什麼會這樣?她的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
“我們可以重新認識嗎?夜,給我個機會,我們重新開始,好嗎?”蘇曉的聲音裡帶裡希冀。

琉夜看了她許久,不忍看她那雙閃亮的眼眸變得灰敗,不受控製的點了點頭。

蘇曉笑開了,她緩緩伸出手說:“你好,我叫蘇曉,你可以叫我曉!”

琉夜握了握蘇曉的手,似有一陣電流傳來,他感受到了一種叫心動的感覺。

銀雪失蹤了好幾天,才傳話給琉夜說她回了妖族,妖族長老給她安排了任務,還說,下個月她就要結婚了。

聽到這個消息,蘇曉的下巴差點掉下來,從來沒有聽說過銀雪有男朋友,怎麼一下就要結婚了呢?

反應最大的要數鏡月了,他拉長著一張臉,狠狠的摔門而去,從那一天起,鏡月也消失了,聽琉夜說他也回了妖怪,這下,蘇曉非常確定那兩個人有事發生了。

琉夜還是想不起他,但是,他們得新交往起來,雖然沒有了從前的記憶,但是,能重新在一起,蘇曉覺得記不記得也不重要了。

蘇曉又回到了學校上課,雖然她曠了好幾天的課,但是,幸好琉夜幫她請了假,要不然,她的學業就慘了。

這天,離放暑假還有兩天,一大早來到學校,藍果就不斷的在蘇曉的耳邊喃喃:“曉啊,我們去妖界玩吧!好曉曉!”

蘇曉無奈的看了她一眼說:“藍果同學,你這樣不行哦,現在你的男朋友是末夜,他不肯帶你去,你來求我也沒用。”

藍果咬牙切齒的咒了一聲說:“那家夥說什麼那裡全是妖怪,怕我會被傷害。可是,我才不怕呢,況且,你們都會保護我的呀!”

蘇曉打著哈哈說:“好吧好吧,大小姐,我帶你去。”反正她現在身上有法術,也不怕會有什麼危險。

“耶……我就知道曉最好了!“藍果抱了抱蘇曉,笑開了花。

前麵的末夜皺著眉回頭看了蘇曉一眼,蘇曉隻能乾乾的假笑了一聲,末夜大人啊,你彆怪我,是你的女朋友太好奇了,我也沒辦法,隻能帶著她去羅。

“曉,我們要準備一些好吃的啊,到了那裡才不會無聊!”藍果說完,開始在本子上寫寫劃劃起來。

蘇曉湊過去看了一眼,全是一些零嘴,不由搖了搖頭說:“果啊,你這嘴巴還真饞!”

藍果笑了笑,不理曉,繼續她的購物大計。

“你到底要怎樣才肯理我啊?”鏡月看著眼前一臉木然的銀雪,無奈的問。自那天得知她要結婚,他的心就開始煩燥起來,有一個聲音告訴自己,不能讓她跟彆的男妖怪結婚,銀雪是他的。

於是,他一刻也不停的回到了妖界,到處尋找著她的蹤影,好不容易在一荒野處找到了她,她卻一副不理不睬的樣子,正眼都不看他一下,這讓鏡月有生以來第一次有了挫敗感。

“說吧,你到底要怎樣?”鏡月攔住了她的去路。

銀雪隻淡淡的掃了他一眼,才問:“是你要怎樣?你跑回妖界做什麼?”

“聽說你要……”鏡月的話還沒有說完,就被不遠處一道男聲打斷。

“雪,你怎麼還在這裡啊?我們回去吧!”隨著聲音而來的是一年輕男子,長得英俊不凡,是那種令人看了就會記住的男人。

鏡月用鼻子冷哼了一聲,低喃了一句說:“這妖怪也不咋樣嘛!”

“你說什麼?”銀雪似沒聽清,側著頭看著鏡月。

“呃,你這是要回哪裡?”鏡月問。

銀雪不再理會他,跟著那年輕男子向前走去。男輕男子卻忽然停了步,看著鏡月說:“我是木妖南涼,你就是羽鏡月大人吧?”

“不錯,我是羽鏡月,不知有何賜教?”鏡月不滿的看著他。

南涼笑了,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說:“賜教不敢,隻是想跟你說,我愛雪,想要娶她為妻,絕不是玩玩而已。”

鏡月一下嗝住了,他看了看因為男子的話而露出笑臉的銀雪,心臟像被螞蟻啃咬一般,有股細碎的痛,對啊,你不愛她,還有什麼資格出現在她麵前,阻止她結婚呢?可是,真的不愛嗎?不,他知道,自己對她是有感覺的,隻是一直在忽略而已。

男人不再看鏡月一眼,牽著銀雪向前走去。

走過鏡月身邊時,銀雪低聲說了一句:“笨蛋。”

待兩人走遠後,他都不明白銀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,他摸了摸腦門,一臉的沮喪。

蘇曉收拾好行李,背在背上,開始出門。琉夜一大早就出去處理一些學校裡的事情,叫她在門口等他。

下得樓,在樓下等了一會,末夜跟藍果還沒回來,末夜一早就去接藍果了,沒想到動作還真慢。

遠遠的,她看見琉夜走到對麵馬路,心下一陣興奮,叫了一聲“夜……”便直直的向他奔去。

琉夜聽到叫聲,向蘇曉露出一抹笑,可是隨即,他的笑容凝結在臉上,他看到一輛小車似失控般向著蘇曉撞來。

“不……曉……”他一個箭步向前,飛快的一把抱住蘇曉,心臟狂跳的看著她。“你沒事吧?有沒有被撞到?你這個笨蛋,都不會看路嗎?我還以為……”

蘇曉淚流滿麵的看著他,使他再也狠不下心多說她一句。

“彆哭了……像花臉貓一樣,都不好看了……”琉夜幫她擦了擦淚水說,我好怕會再次失去你。”

“夜,你想起來了吧?對不對?”蘇曉緊緊的抓著他的衣衫,因為隻有以前的琉夜才會用剛才那種口吻跟她說話,才會看似凶惡,實則是擔憂的罵她。

琉夜笑了,他點了點蘇曉的鼻子說:“哪個要記得你啊,愛哭貓……帶不走的話,可就趕不上銀雪的婚禮哦!”

“什麼……愛哭貓??”蘇曉一臉憤憤叫,卻又想到末夜跟藍果說:“末夜他們還沒來啊!”

“笨蛋,末夜不懂妖界的路麼?還要你等?人家小倆口恐怕早就在妖界玩起了!”琉夜一臉無奈的看著她,有她在身邊的感覺真好。

蘇曉這才一拍自己的腦袋瓜說:“那快走吧!”說完,拉著琉夜向著妖界的方向而去。

當琉夜和蘇曉趕到妖界時,剛好是銀雪結婚的日子,因為銀雪的身份特殊,整個妖界都歡騰萬分,且把婚禮布置得無比華麗。

由於妖界還保留著古代的風氣,所以一切都按古代的規矩而做。

“雪,你真漂亮!”蘇曉站在銀雪的背後,看著鏡子裡映出來的妝容,由衷的讚歎道。

銀雪隻是淡淡的笑了一聲,今天是任務的最後一天,她一定不能失敗,捉拿木妖之事,是長老秘密安排的任務,整個任務隻有長老,她,還有琉夜知道,因為木妖南涼在人間殺戮太多,犯了妖規,長老想要抓拿他,卻無奈他狡猾不已,隻能讓銀雪在新婚之夜,趁其不防之時,將其捉拿。

“原來妖界還有著古風,好神奇哦!”藍果一臉好奇寶寶的樣子,盯著房間,左瞧瞧,右瞧瞧。

“快點快點,新郎來了!”外麵響起喜婆藤條妖的聲音。

蘇曉和藍果忙給銀雪蓋了蓋頭,扶著她走出門去。

蘇曉看著騎在馬妖上,看著銀雪笑的男子,不由皺了皺眉頭,這個男人身上的血腥味太重了,看來,他平時殺戮太多。

將銀雪送上橋子,由四八妖怪橋夫抬起跟著馬上的男人走,蘇曉忙拉了藍果跟上去。

走了不久,一座不算豪華的房子出現在眼前,男子走下馬,輕拉開橋門,將銀雪拉了出來。兩人一起進入廳內,裡麵紅燭高燒,微生琉夜跟末夜高坐在高堂上,冷冷靜的看著他們。

蘇曉覺得氣氛有點怪,卻又說不上來為什麼,平來應是喜事,可琉夜兩人卻冷峻著臉,卻實有些不禮貌。

這時,旁麵有妖怪在喊:“一拜天地……”

木妖南涼忙拉著銀雪正要跪下來,卻被一道男聲打斷了。

“你們不能結婚!”羽鏡月的聲音突兀的出現,在場的各位都怔住了,琉夜皺了皺眉頭,他不禁向鏡月使了個眼色。

鏡月卻理也不理他,徑直走到兩新人麵前說:“木妖,你不能娶她……”

木妖惱極反笑問:“不知鏡月大人何出此言?”

“因為你不能給她幸福!”鏡月語氣冷峻的說完,狠狠的盯著他道:“像你這樣殺人如麻的魔頭,會害了她的!”

用了幾天時間,鏡月才查清楚這木妖的所作所為,當下豈能眼睜睜看著銀雪嫁他?

“你胡說八道些什麼?鏡月,快退下!”銀雪一把扯了頭蓋,怒瞪著鏡月,這家夥,怎麼這個時候來攪局?

“我胡說,你知不知道他是怎樣的人?你才認識他多久?怎麼能這麼糊塗的要嫁給他?你如果真的想要嫁,我娶還不行嗎?何必作賤自己?”鏡月氣瘋了,狠狠的上前,對著木妖就是一掌,木妖一個不覺,竟實實的被擊到了。

“哼,這種不入流的角色,隻要殺了,你就不能嫁了吧!”說完,又向著木妖出招,木妖這次有所防備,躲過了他的襲擊。

銀雪著急的看著跟木妖鬥在一起的鏡月,心裡一陣擔憂,她又看了琉夜一眼,琉夜用眼神示意她鎮定。

隻見兩妖過了百招,木妖終是不敵,被鏡月踩在了腳底下,他還來不及說什麼,銀雪伸手一揚,一條繩索綁在了木妖的身上,鏡月傻傻的看著她。

銀雪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說:“木妖,你在人間作惡多端,現我奉長老之命捉命你,今後,你隻能在無崖底下過日子了。”說完,手在半空畫了個圈,一道黑幽幽的門冒了出來,木妖盯著銀雪看了許久,才哈哈的笑說:“被你捉住,我無話可說,可是,銀雪,我是真的想娶你!”

銀雪不理會他,直接將他送入了門內,黑門消失不見。

蘇曉看著這一係列的轉變,才終於明白過來,這隻不過是一場戲,隻是,某一笨蛋妖怪卻把它當了真,傻傻的前來搶前,想到這裡,不少妖怪都低低的笑了起來。

“誰能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?銀雪,你耍我是不是?可惡!”鏡月咬牙切齒的吼了一聲,銀雪隻得麵對他說:“我早就給過你信息了,我不是跟你說了嘛?笨蛋,你怎麼還做出這樣的事情來?以後還會有妖怪敢娶我嗎?”雖然嘴巴這樣說,可是銀雪的心裡卻甜絲絲的,這說明鏡月對她也有意思吧?

“你還讓彆的妖怪娶你,我告訴你,你銀雪已經是我羽鏡月的女人,還有哪個妖怪敢過來搶?”鏡月大聲的喊了出來

一時間,滿室的妖怪都傻了一下,隨即‘哇’了一聲,紛紛議論起來,銀雪看到眾人暖昧的眼光,不由羞紅了臉,怒瞪了鏡月一眼,跑了出去,身後,一臉奸計得稱的跟了上去。

“我說,這次的任務裡不就是捉拿木妖嗎?”末夜看到那對歡喜冤出去後,不解的問琉夜。

琉夜一臉笑意的說:“我在任務裡加了一道猛料,讓某個妖怪無處可逃。”他早就發現那兩個妖有問題,剛好要捉拿木妖,他就將簡單的程序複雜化,這不,一舉兩得。

末夜了然的笑了笑,由座上走下來,牽了藍果的手說:“小果果,我們出去玩!”

“好啊,你背我!”說完,藍果一個大跳躍,跨上了末夜的背。

末夜看到不少妖怪指指點點,忙咳了一聲,遁空消失了。

蘇曉看著向她走來的琉夜,笑了笑說:“想不到你也有做紅娘的潛質哦!”

琉夜敲了敲她的腦門說:“還不是跟某人學的!來吧,我帶你逛妖界去,帶你去看最美的風景。”

“那……你也來背我?”蘇曉一臉得意的看著他,看你這妖界之主是否會在自己的手下麵前顧及麵子。

琉夜咧出一個絕美的笑容說:“你不覺得抱著更浪漫嗎?”

說完,一步上前,將蘇曉橫抱起來,一個大跳躍起,躍上了屋頂,帶著她往那片最美的地方而去。

三年後

蘇家今天是有史以為最熱鬨的一天,因為,今天有三個新娘將在這裡出嫁。隻是,這次的婚禮有些奇特,沒有花車,沒有酒席,隻有三個英俊高大的男人擠在門外,急切的想要見到自己的新娘。無奈,卻不得入內。

“雪,你這裡還差個胸針!”蘇曉將一條胸花彆在銀雪的身上,幫她檢查是否還有哪裡不妥。

“呀,曉,你的裙帶沒綁!”同樣穿著新娘禮服的藍果順手幫蘇曉綁好了裙帶。

銀雪將藍果打量了一會,才滿意的點點頭,比了個OK的手勢,藍果跟蘇曉也比了個手勢後,三人才緩緩的由房內走出來,拉開了家門。

家一打開,三個妖怪新郎的眼睛就直了,他們各自看著自己的新娘,眼神裡有著驚豔。

於是,三對新人手挽著手,一起向著妖界而去,空氣中,有幸福的味道在飄散,似有精靈在唱著祝福的歌曲。

無論是妖是人,隻要是真心相愛,總會在一起。我們幸福,因為我們始終相信愛情。

網頁閱讀不過癮?點擊此處下載APP後繼續永久免費閱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