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:誤入歧途(1 / 1)

桃花五俠傳 樓閣軒主 2786 字 6個月前

舉報本章錯誤( 無需登錄 )

風將至,雲已過,寒冷的冬天也已侵襲大地,紅色的江湖,血色的兒女,天蒼蒼,地茫茫,不少俠肝義士的滿腔熱血輝灑在這片土地上,君子坦蕩蕩,小人長戚戚,又是誰說的好人不長命呢?

斷情崖上,生死之戰,正義與邪惡之戰,天乾枯燥,凜冽的冬天,雪花飛揚,寒風掠起他的頭發,眼中沒有了光彩,像死魚一般漠視一切,包括他自己的生命,手中仍握著那把劍,軒轅劍,十幾位能工巧匠曆經七年而致,軒轅問世,風雲再起,演繹不敗神話,沉寂許久的江湖再起風波,可如今,這也已成為一把斷劍,武器名貴不重要,重要的是用的人,這把劍的主人汪嘯天此時半跪在地上,,斷劍插在土地下,“你輸了。”從他後麵傳來了一陣聲響,尋聲而去,可見一人手中依舊拿著把刀站在地上,刀尖有少許血滴流下,雷龍刀,自出道以來,江湖傳言,此刀百戰百勝,成為一代刀神。汪嘯天突然仰天長笑道:“沒錯,我是輸了,但我輸得不冤,我終究勝不過你。”

後麵的那位青年道:“若是你心胸坦蕩,不能顧慮,或許輸的人就是我了。”

汪嘯天苦笑道:“不錯,我若不是貪得無厭,想要收儘天下武學,也許就不會造成今天地步。”

青年盯著汪嘯天許久,才緩緩道:“貪得之人必定不會要好下場,武學儘知又有何用處呢?”\t汪嘯天道:“若是一人專心於一招,依舊可名於天下,李尋歡隻會一招,但他的小李飛刀卻足可以讓人聞風喪膽,你也隻會一套刀法,卻當今又有誰能勝得過你呢,我是知道的不少,不還輸了嗎。”

青年道:“你知道就好,但那些被你殺害的人卻回不來了,你所做的那些滔天罪惡也無法讓人原諒,我不殺你,因為你不值得我殺。”說完不再理會汪嘯天攜刀而去。不久山上傳來一聲大笑,大笑戛然而止之時,斷劍已沒入汪嘯天的腹中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山穀聳立,三麵臨山,一麵麵對著江流,也已算是人間仙境,就有一村莊名為:血煞村,傳說是有一個血煞真君在擊敗眾多武俠人士之後,退隱山林,不料遭到江湖人士追殺,血洗村莊,血煞真君帶領血煞門弟子全力抵抗保衛村莊,最後血煞真君墜入山穀,從此生死不明,因此村莊為紀念血煞真君而命名為血煞村,而血煞真君的故事也廣為流傳下去。。。。。。

在血煞村中,家庭條件好的要數薛家了,一家夫婦,男的叫薛瑾,三十來歲,女的叫趙雪馨。靠賣藥為生,每周進山采藥,膝下一兒一女,大兒子叫薛慕風,女兒叫薛雅如。大兒子天生強壯在村裡同大年齡的孩子都為他馬首是瞻。

薛慕風十五歲時,他老爸為了讓他繼承家業,便開始帶他上山采藥。多年以來鍛煉的他身體更加強壯,個頭也比同村的其他人要高一頭,可是他總是不滿足於這一切,他總是向往著大山外麵的生活,他的父親本就是一名武林人士後來退隱山林來到此地,帶回來了趙雪馨,兩人恩恩愛愛,生的兩子,一家人也都是和和睦睦,每天一大早,趙雪馨就在家中照看著妹妹,父親去藥店工作,那裡沒有私塾,薛慕風就天天出去瘋野著去玩,有時就去山上采藥,不過那天回來都是弄著一身泥土,不是打架鬨成的,就是上山摔著了。

某日傍晚,村中的孩子也都回家了,家家戶戶,亮起了燈光一家一絲煙縷隨風飄起。

薛慕風人圍在一起吃著晚飯,父親看了一眼薛慕風道:“慕風,家中的藥材又不夠了,你明天上山去采一些吧。”

薛慕風抬頭看了看父親道:“哦,好吧,父親都要些什麼草藥。”

“還是那老幾樣。”說著摸了摸薛慕風的腦袋,薛慕風笑了笑低頭接著吃飯,“娘親,我什麼時候可以和哥哥一樣也上山去啊。”

“哦,你啊,得等到再大點才行。”趙雪馨摸著薛雅茹的腦袋道。

薛雅茹撅著嘴道:“還要再大一點啊。”

“是啊,快點吃吧,吃完了早點上床睡覺吧。”

夜晚,等都滅了,薛慕風等人也都早早的上床睡覺了,那時大家都睡得很早,因為沒什麼要做的,薛瑾和趙雪馨躺在床上,趙雪馨道:“薛瑾,你還要不要教兒子武功啊,我看他是個好苗子,將來一定不是池中之物。”

薛瑾想了一會道:“等她大點再說吧,其實我並不想讓他習武,江湖不是他應該去的地方,早點睡吧。”

“恩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第二天一大早,薛慕風帶上一些東西就去上山了,這趟山路已走不不下幾十回了,早已由先前的新奇成為了無聊。獨自走在上山的路上,心情鬱悶得很,隨手拿著一根木棍打著地麵。嘴中嘟囔道:“,“怎麼也碰不到一隻野獸啊,讓我這大力神也帶隻野味回去。”

真是說曹*曹*就到,就在他閒聊無事之時,一隻野狼正在漸漸的靠近著他,目光尖銳,盯著眼前的這頓美食薛慕風吹著口哨在前麵悠閒地走著,野狼在後麵張開了滿嘴利齒。“傲嗚。”野狼發出了聲響,驚動了的薛慕風急忙扭過頭來,看到野狼,眼睛瞪得都快要突出來一樣。

“呼呼”野狼暴喘著氣看著薛慕風,薛慕風也盯著它,與他對峙。“敵不動,我不動。”薛慕風心裡想道。“傲嗚。”野狼大吼了一聲。想薛慕風走去。“媽的,敵動,我跑。”薛慕風撒腿跑了起來,也不知道是潛能爆發了還是怎麼著,薛慕風跑的速度就像他的名字一樣,如風一般,野狼竟然也追不上,薛慕風可不管這些,隻管閉著眼睛往前跑,沒一會跑到了懸崖邊上,“咳,這不是難為我嗎。”薛慕風看著懸崖說道。,這時,野狼也趕了過來,衝著薛慕風慢慢的走去。“看來是沒地方跑了。”說著,薛慕風向一塊石頭走去,野狼也跟了上去,“啊啊啊啊。”薛慕風雙手抓住巨石青筋暴起,一塊巨石竟然神奇的再慢慢向空中移動,野狼見此向後走了幾步,又猛地向前衝過去,“啊!”薛慕風舉起巨石向野狼砸去,野狼猛身一側,躲開巨石,薛慕風抓住時機,以風的速度,衝向野狼,抓住兩條後腿,猛然轉身旋轉幾圈,接著鬆手將野狼扔向深不見底的懸崖下。“傲嗚。”野狼在臨死之前吼出了最後一聲。接著就消失在了懸崖下麵。

“喝,可累死我了,沒想到我的力氣和速度竟然這麼厲害,”“誒呀,諢身酸痛啊,休息一會我就下山去吧。”說著就躺在地上睡會,沒多長時間,“吼。”一聲聲野狼的聲音再次出現,薛慕風立即坐了起來,向遠方看去,隻見一支野狼隊正在向薛慕風靠近。“救命啊。”薛慕風大喊一聲就開始向彆處跑去,慢慢的,他發現自己以身處野狼群中。遠處望去,黑壓壓的一片,場麵極其壯觀,幾十隻野狼虎視眈眈的盯著薛慕風。薛慕風被這陣勢嚇得直向後撤,突然,一隻野狼吼了一聲,十幾直野狼一起向薛慕風撲去,薛慕風向後一撤,雙手抓住了第一隻衝過來的野狼的腦袋,卻被緊隨其上的野狼頂在了小腹上,身體向後一仰,腳絆在了一塊石頭上,連同抓住的野狼一同掉下了懸崖。

網頁閱讀不過癮?點擊此處下載APP後繼續永久免費閱讀!